1. <div id="w0z5s"><span id="w0z5s"><kbd id="w0z5s"></kbd></span></div>
      <button id="w0z5s"><ol id="w0z5s"><dfn id="w0z5s"></dfn></ol></button>
      <span id="w0z5s"><legend id="w0z5s"></legend></span>

      <s id="w0z5s"></s>

      国务院新闻办举行“聚焦深度 攻坚克难”情况新闻发布会

      来源:中国网       更新时间:2019/6/27 18:18:40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9年6月26日(星期三)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欧青平等围绕“聚焦深度 攻坚克难”介绍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WDCM上传图片

      图为新闻发布会现场。中国网 董宁 摄

        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 欧青平

        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再次来到国务院新闻办参加新闻发布会,向大家介绍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有关情况,首先,我代表国务院扶贫办感谢我们新闻界的媒体朋友们长期以来对扶贫工作给予的关注、关心和大力的支持。

        大家知道,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2020年打赢脱贫攻坚战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脱贫攻坚取得重大决定性成就。深度贫困地区是有可能影响脱贫攻坚任务完成的最大短板,党中央一直高度重视革命老区、边疆地区、少数民族地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脱贫攻坚。2015年11月27日,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就强调,对仍处于深度贫困的边远偏边境地区人口较少民族应该有特殊的措施予以扶持。2017年2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央政治局第39次集体学习时,根据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的新形势,明确提出要把深度贫困地区作为区域攻坚的重点。2017年6月21日到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考察脱贫攻坚工作,期间亲自主持召开跨省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在这个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出了全面部署,这标志着我国脱贫攻坚从面上推进向聚焦深度攻坚转变。

        李克强总理也多次强调,要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困难群体,加大攻坚力度,为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决策部署,2017年9月25日,中办、国办出台了《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出全面具体部署。2018年6月15日,中央又印发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对推动今后三年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出了新的安排、提出了新的要求。2017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召开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今天是2019年6月26日,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已经整整两年了,这两年期间,各地区、各部门、社会各界坚决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部署,集中力量攻关、万众一心克难,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取得显著的成效。现在离打赢脱贫攻坚战还有554天,不到一年半时间,深度贫困地区仍然是我们攻坚最薄弱的地方,也是最突出的短板,也是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主战场,下一步,我们将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坚持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相结合,坚定必胜信心,坚持目标标准,坚持尽锐出战,确保深度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现在脱贫攻坚可以说进入了关键的决胜阶段,随着脱贫攻坚深入,党中央关于深度贫困地区的决策部署越来越密集,针对性越来越强,分量越来越重,请问这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谢谢。

        欧青平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脱贫攻坚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目标,全力推进脱贫攻坚战,经过近五年的努力,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成就。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最大的短板,也是最薄弱的区域,深度贫困地区致贫原因复杂、贫困程度很深,脱贫难度大,是最不托底的地方。深度贫困地区之所以难度大,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深度贫困地区集三区为一体。一个是革命老区,一个是民族地区,还有一个是边疆地区。全国334个深度贫困县中,革命老区县有55个,少数民族县有113个,在深度贫困县中还有一部分是边境县。这些地方,脱贫攻坚的难度很大。

        第二,这些地方的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发展比较滞后。相对来说,深度贫困地区都是地理位置比较偏远,地广人稀,资源贫乏。我们常讲,深度贫困地区西南缺土,西北缺水,青藏高原缺积温。在藏区高原等地,很多项目工程每年的平均施工期不到半年,给脱贫攻坚带来很大的难度。

        第三,深度贫困地区社会发育滞后,社会文明程度比较低。向州长所在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最大的少数民族直过区,这些地方社会发育程度比较低,相对来说,当地老百姓的文化素质、劳动技能比较低,更不要说有脱贫致富内生的动力了。很多地方的老百姓虽然处于比较贫困的状态,但是对生活的满意度还不低,因为他长期处于封闭的社会形态下,与外界接触比较少。

        第四,深度贫困地区往往是生态脆弱的地区。这些地方自然灾害频发,带来了生态保护和发展之间的矛盾。

        最后,深度贫困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比较滞后,自我发展能力较弱。我们叫人穷村也穷,县也穷,主要靠中央转移支付进行发展,本身自我发展能力比较差。对贫困户的带动能力也是非常有限,所以我们才讲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的艰中之艰,难中之难,是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短板。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是保证小康路上一个人不掉队、一个民族都不少的重要举措,也是兑现我们对全党、全社会庄严的承诺,这就是党中央为什么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出专门安排部署的原因。谢谢。

        人民日报记者

        我们知道,中央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进行了专门安排部署,至今已经整整两年了,请具体介绍一下这两年推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方面主要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什么成效?谢谢。

        欧青平

        刚才向大家报告了,党中央、国务院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高度重视,两年来,各地各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举措,推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不断纵深发展。

        第一,强化了政策的倾斜保障,充分体现了我们国家脱贫攻坚的特点,从中央统筹来强化资金、政策、人财物各方面的保障。贫困地区总的来说是需要外部支持的,从中央的层面怎么体现政策的倾斜,我觉得主要是“一个文件”。2017年9月26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这个文件里面都是含金量十足的政策组合拳,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出了具体部署,特别强调中央统筹重点支持“三区三州”,因为“三区三州”在全国贫困地区来说地位非常重要。刚才我已经讲了,它的困难和特殊之处。此外,强调省负总责,就是省里要自己解决区域内的深度贫困问题。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们指导各省确定了本省的深度贫困范围,全国共确定了334个深度贫困县,在“三区三州”之外,中西部省份有169个,这些就是我们这两年重点攻坚的区域。

        中央出台了这个文件以后,各部门陆续出台了40多个配套性文件,把中央的政策要求进一步实化、细化,很多政策已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里面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就是土地政策,自然资源部按照中央部署安排,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出台了专门支持深度贫困地区的土地政策,深度贫困地区土地增减挂钩的指标可以跨省交易,这个政策不得了。到目前为止,在自然资源部等部门的统筹协调下,2018年,帮扶省份完成跨省交易调出指标达到15万亩,累计筹资740亿元,极大地增强了脱贫攻坚资金投入力度。这是从政策角度来说的。

        第二,整合各方面力量,加大集中攻坚力度。2018年到2020年,中央财政对深度贫困地区投入的资金达到2140亿元,其中用于“三区三州”的将近一半,达1050亿元。2018年、2019年中央财政连续两年每年新增财政资金用于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其中2018年200亿增量资金中有120亿用于“三区三州”;2019年200亿增量资金全部用于“三区三州”和“三区三州”外的贫困人口多、贫困发生率高、脱贫难度大的深度贫困地区。同时,我们大力动员社会力量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我举一个例子,由全国工商联推动的“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在已经有7.64万家民营企业结对帮扶4.88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有1000多万贫困人口受益,对深度贫困地区社会帮扶的力度在不断增强。在这些政策、投入的支持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成效还是比较显著的。334个深度县,2018年减贫480万人,占全国减贫总数的38%,这说明我们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政策效应在持续发挥作用。334个县的贫困发生率比2017年下降了4.9个百分点,比全国下降的速度快了3.2个百分点,也说明我们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力度在加大,成效在显现。但是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难度依然很大,下一步我们将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不断增强对深度贫困地区攻坚的力度。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深度贫困地区一定会同全国一道,到2020年完成既定的目标任务。谢谢。

        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记者

        我听到青海、四川、山西都提到深度贫困地区道路、教育、医疗等方面有很大幅度的提升,请问距2020年底,深度贫困地区完成脱贫任务还有哪些困难?国务院会有一些什么新的安排?

        欧青平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这两年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但是难度依然很大,困难仍然不少,挑战是巨大的。首先,从贫困人口的规模上看,334个深度贫困县没有脱贫的贫困人口还有627万人,占全国未脱贫人数的近一半。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一个不落下,每一个贫困人口的脱贫都需要做大量细致、耐心、深入的工作。这些工作累计起来,随着贫困人口规模越大,我们工作难度也就越大。“三区三州”虽然还剩下172万贫困人口没有脱贫,但是这些地方的脱贫成本比别的地方高,脱贫难度比别的地方更大。

        深度贫困地区经济基础发展比较薄弱,生态环境脆弱,难度很大。深度贫困地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当地劳动力的文化素质比较低、技能水平比较差,内生动力调动起来比较慢,需要我们做很多工作。刚才,向州长谈到两年以来,凉山脱贫攻坚其中有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调动彝族老百姓的内生动力。同样,我们剩下的这些贫困人口,要把他们的内生动力调动起来,才能确保脱贫攻坚成果长效持续下去。

        虽然深度贫困地区脱贫的难度很大,但是我们依然要咬定牙关,坚定决心,坚决完成任务,这是各地向中央立下的“军令状”。下一步我们将从以下几个方面采取措施:

        一是坚定信心。有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指挥,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我们一定能在2020年打赢这场硬仗,深度贫困地区也不例外。

        二是坚持目标标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到2020年到底要实现什么样的脱贫?习近平总书记今年4月在重庆座谈会上已经讲得很清楚,就是要坚持“两不愁三保障”这个底线任务和目标。实现贫困人口的脱贫,看什么?就是看是否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坚持这个标准,就可以避免盲目拔高标准或者人为降低标准。

        三是解决底线任务。什么是底线任务?就是刚才讲的对标“两不愁三保障”,现在到底还有多少贫困人口的问题没有解决。今年这方面的工作力度在不断加大,特别是跟“两不愁三保障”相关的有关部门,工作在不断深入推进,效果也非常好。无论是饮用水安全还是教育扶贫、健康扶贫、住房保障以及其他方面的工作,正在按部就班、强力推进。深度贫困地区“三保障”的困难和问题比较突出,举一个例子,全国安全饮水问题还没有解决的,大概有100万人左右,南疆四地州就占了1/3,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首先要把解决好“两不愁三保障”的突出问题作为攻坚的主要目标和任务。

        四是巩固提升脱贫质量。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如果到了2020年,一方面大规模的减贫,一方面又有很多人返贫,这个任务就不算完成。要把巩固脱贫成果摆在跟减贫一样重要的位置,重点就是通过产业发展和促进就业,以及调动贫困人口的内生动力,来巩固脱贫成果。

        五是加大各方的支持力度。现在无论是对口支援、东西协作、定点扶贫和社会各界的帮扶,都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包括香港、澳门同胞,都把他们的工作向深度贫困地区进行了倾斜。

        六是抓好各项政策举措落实。特别提一下消费扶贫,在下一步政策举措里,要把推进消费扶贫作为壮大贫困地区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相信我们的媒体朋友们在这方面有很多工作可以去做。

        七是注重防范化解各种风险。脱贫攻坚依然有很多的风险点需要关注、需要重视。比如完不成任务的风险,扶贫小额信贷可能还不上款的风险,易地扶贫搬迁入住后,稳不住,不能长期可持续脱贫的风险等,这些都是我们下一步需要采取措施、加强防范的。

        八是持续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和作风建设,以我们良好的作风去破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用更好的服务来为贫困地区的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帮助。

        总的来说,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虽然难度很大,但是我们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到2020年深度贫困地区一定能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目标。谢谢。

      永盛彩票|安全购彩